[林秦]秦科长的择偶标准

法医秦明网剧同人,腐向

cp林涛x秦明


<<<


秦明,龙番市法医科——乃至全警局当之无愧的男神。

这样一位优秀的美男子竟然至今单身,对此,警局中人纷纷表示,必须是秦科长眼高于顶,至今没遇到符合他择偶标准的对象。

而对于秦科长的择偶标准,最亲近之人亦有看法。

“长头发”“特温柔”“大长腿”“还不还嘴”。

至于秦科长心中如何想……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


“老秦,你要是个姑娘绝对倾国倾城。”

秦明擦拭头发的动作一顿,不可自制地回眸,冰冷的眼神解剖刀般锐利。

可惜林大队长毫不畏惧。

半倚在沙发,林涛双眼仔细凝视沐浴后的秦明。柔软的黑发没有发...

[林秦]午夜惊喜

法医秦明网剧同人,腐向

cp林涛x秦明

Merry Christmas!


<<<


比圣诞节单身更凄惨的是什么。

有对象,但要工作。

还是异地。


林涛背贴墙壁,绷直的身躯在夜色中如同一尊雕塑。屋内没有开灯,唯有一丝光亮透过掀开的窗帘缝打在林涛脸上,黑暗中那双眼愈发明亮,犹如锁定猎物的鹰隼紧盯某一方向。

那是斜对面一栋楼的某户人家,米色窗帘时不时有人影闪过,不同的轮廓显示出屋内不止一人。

“这大过节的,他们就不能出来吃顿饭吗,一家子聚在一起也不嫌闹腾。”进屋的人抱怨,放下手中袋子招呼着,“林队,我盯着,你先过来吃饭。”

林涛应了声,等同事走到窗边接...

[林秦]缠

法医秦明网剧同人,腐向慎入

cp林涛x秦明

有编造回忆,学制参考《尸语者》,但其实不太清楚,若有bug还请指出


<<<


“林涛,我们分手吧。”

真的迎来这一天,心情远没有想象中复杂。

没有幻想的心如刀绞,没有幻想的低声哀求,甚至没有幻想的那样难过。林涛只在短暂的沉默后点点头、尽管他的宝宝看不到:“一直以来谢谢了,抱歉。”

谢谢你谅解我的工作这么久,对不起,耽误你这么久。

挂断电话,林涛缓缓情绪,抽出需要的文件,利落转身,出门,熟练拐弯。

不幸听到电话内容的警员们面面相觑:林队这是……失恋了?


林涛双眼呆滞,坐在椅上看秦明翻阅文件,确认无误后熟稔...

法医秦明网剧观后感

终于补完了法医秦明,说下感想。有剧透,没看过的小伙伴……吃安利吗(x


怎么说呢,很早的时候我就把原著和网剧分开看待了,毕竟改编成影视作品还是网剧,有些地方肯定要进行艺术修改,也没有太离谱,毕竟人设和人生轨迹几乎都不同了,总是和原作比较才是脑子进水。

单论网剧。

我其实不喜欢这种一定要给主角添个苦大仇深背景的,我就喜欢简简单单破个案,让我当单元剧看,然而这是为了……就说是为了营造爆点吧,可以理解。

一些看似不专业的地方其实也完全可以理解是为了方便观众看,看起来有点傻的地方也是为了解答观众的疑惑更好的科普,从这几点看这部剧真的很成功,很棒。人物塑造也都各有各的特色,十分可爱。

所以我...

[竹马组]永随

三十后的第一天,惯例的聚会。

“欧阳伯伯,皇甫伯伯,晚辈给您拜年了。”夏侯瑾轩恭敬道,同时奉上了两幅自己手写的春联。

“瑾轩的字是越写越好了,两位有福气啊。”欧阳英打开瑾轩的春联感叹,看着夏侯彰夏侯韬笑得温和。“这是瑾轩自己写的吧,真是越来越有文采了。”皇甫一鸣夸奖。夏侯瑾轩笑得温和,应了两句后退出房间。

外面候着的正是他的青梅竹马。

“皇甫兄,姜兄,新春快乐!”夏侯瑾轩笑眯眯拱拱手,同时一左一右伸开。

皇甫卓挑眉:“你这是什么意思?”“红包。”夏侯瑾轩答得坦荡。谁不知道你家生意顺风顺水了一整年现在还管我要钱?再说了我们一样大凭什么要给你红包?皇甫卓还没发飙,一旁的姜承已经掏出了红包...

[瑾轩中心]等待

等待能持续多久?

这个问题,夏侯瑾轩想了很久也没有想明白。


早些年的时候,他是养在深宅大院中的世家少爷,外出的机会总是伴随着他不喜欢的武林琐事。哪怕因此结交了一生的至交好友,他也从不曾喜爱舞刀弄枪,反而更偏好舞文弄墨。对于一心想让他继承家业的爹爹来说,大概是非常严重的打击吧。

想起自己多次在太阳下扎马步昏厥,醒来时爹又焦心又痛恨的表情,夏侯瑾轩有些想笑。还是二叔替自己求了情,才能逃过一劫。

那时的他,待在自己的小院中,执笔画出一幅幅山河图卷,或秀美,或壮丽,每一幅图都浸染着他渴望寻访天下、等待自由的心。

年少的等待,漫长而充满期待。


后来,他遇见了足以改变命运的人。

瑕,...

[溟幽]膝枕

·原谅我想不到什么文艺的名字

·原梗请戳http://weibo.com/3266428457/BoHxCu7dA

·尼桑重聚回来的故事,好奇重聚过程的话请戳http://trioyuki.lofter.com/post/38ad8e_267d0b1 【打广告真是够了


龙溟重聚归来后不久,龙幽便宣布自己只是代政,将王位归还兄长。

面对质疑曾身陨人界的龙溟实力是否还像以往那般强劲的他部族魔众,龙溟心平气和地接过龙幽递来的十字妖槊,将质疑者一一打败。

被击垮的群魔不得不相信,往昔那强大的夜叉王,龙溟,安然归来。


“我说你啊,身...

[溟幽]一转身,一千年

“等我。我回来的时候便是魔界重获生机的时候。”


龙幽看着那魔一个潇洒转身,一步步走下台阶,完全无视龙氏空间秘术,仿佛是为了给他更多的时间,更久更久地凝视这熟悉的身影,将他烙印在心底最深的地方。

只是龙幽从未想到,那一转身,竟是千年的守候。


“累死了……”年轻的夜叉王丢下手中的笔,伸了个懒腰,用手捶着肩膀。

自从龙幽继任王位已过了不知多久。魔的寿命太长,时间太过充裕,日子过着过着就忘了今夕何夕。

魔界水脉恢复如初,有了水源,众部族间的争斗也逐渐平息,不约而同的止戈,休养生息。而或许是为了表达对寻回水源的夜叉族的感谢,龙幽行事平添了许多方便,少了许多阻碍。他想,无论是魔翳还是龙溟...

[紫红]浮生若梦

夏侯瑾轩醒来时身在折剑山庄。


身下的床榻加了多层软垫,卧在其上分毫不觉不适。屋中不远处暖炉烧得正旺,炭火不时发出噼啪声。

夏侯瑾轩眨了眨眼。


“你终于醒了。”身旁传来一声叹,似是松了口气。声音熟悉得很,却又有些陌生。

夏侯瑾轩循声望去,坐在自己身畔的不正是幼时便相识的至交好友。

“姜兄……”脱口而出,夏侯瑾轩顿时觉得自己的声音沙哑无比。

也是发现了这点,姜承皱眉,又伸出手去拿柜上的水杯。递给夏侯瑾轩,看他喝了下去,苍白的脸色有所好转,才开口道:“相识这么久,夏侯兄还是习惯不了折剑的气候啊。刚到不久就又倒下了。夏侯家主还有些时日才会到,趁这段时间,夏侯兄可要好好休息,拖着病体...

[紫红]缘定三生

姜世离再次醒来已是百年之后。

睁眼的瞬间入目的是一片蔚蓝晴空,三两白鹤翩翩飞舞,袅袅云雾让他恍惚间忆起了许久许久前与至交好友一同到过的司云崖,但那飞剑尾部拖曳的剑气却打碎了这美好的幻想。

这里是蜀山,净天教攻破神魔之井封印成就枯木阴谋百年后的蜀山。

枯木的阴谋终结于姜世离拼尽一身功力撞向湮世穹兵,枯木的真身——夜叉大长老魔翳倒地的瞬间,勤勤恳恳兢兢业业的灵魂终于有了喘息之时。那之后蜀山山体下沉再固封印,觉醒的女娲后裔高举水灵珠恢复魔界水脉,龙幽回归魔界,小蛮回到苗疆,姜云凡在戾枭陪伴下独守三皇台已过百年。

这一切,都是他的儿子告诉他的。


父子俩坐在三皇台石阶上,姜世离侧耳倾听姜云...

© 海晏天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