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孤]无光(R慎)

手游梦间集同人,腐向,R,慎

cp曦月刀x孤剑


<<<


永昼之地,举目皆白。远山青黛,皆笼罩在薄雾之间。

青衣人剑锋凌厉,梦妖化作一缕黑烟划过剑尖,消散无踪。

他像是苍茫世界一点墨,洇入画卷,从此再抹不去。

袖摆微动,寒光凛冽的剑便不知隐入何处。苍茫画卷中,唯有一点墨色氤氲,沉淀。

孤剑出神地望着空中一点,动也不动。许久,他才在棋盘前坐下,恍若无事,再度开始对弈。说是对弈,整个白昼之境唯有他一人而已。孤剑所做的,无非是手执一子,走一步,再执另一色棋子,揣摩若是那人会如何行动,再走一步。

孤剑执黑子,那人执白子。

较之与白昼格格不入的孤剑,那人显然更加适合。但他不在。

纤长的手执起白子,轻轻落下。

孤剑不喜白昼。白日的绝情谷总是嘈杂,无法静心。此处却格外清静,偶有几声大的响动,也只是来自梦妖。

没有朝阳般耀眼的白衣,没有日轮般夺目的金眸,更没有那人戏谑却辨不出真假的话语。

孤剑垂眸,轻轻落下一子。

棋盘之上,每一枚白子都呼唤同样的话语。

曦月。


永夜之境,圆月半悬于空。寒潭之上,莲花灿灿,与星河交相辉映。

静谧的夜色中,唯一人白得突兀。

他刚结束一场战斗,胸膛仍起伏不定,手中的刀却已入了鞘。白衣如雪,未留下分毫血迹。梦妖也没有血,斩杀再多也无法为战袍增色。

他有些无聊,索性坐在地上,不去看那轮圆月,只望向沉沉夜色,喃喃自语:“我虽唤曦月刀,对月亮,却着实没什么兴趣。若是他,说不定还有些兴致月下舞剑。只可惜……”他不在。

曦月虽与那人因头发长短爆发过惊天动地的争吵,却也从未否认,那人的长发确实极适合舞剑。若在这月色之下,那人与黑夜融为一体,又有璀璨剑芒,专注的眼斜睨过来的神色怕是会像极碧水寒潭。

“纵使昼夜永隔……”曦月不禁轻喃,这是那人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后半句会是什么,这不是曦月第一次思考。你那时,想要说什么呢,孤剑。


昼夜永隔,不知春秋。唯有思念常在,时时刻刻。


黄昏时分,昼夜相融,日月同辉。

两道修长的身影立于山巅,望着那人落入崖下,消失在云雾之中。

曦月收回视线,侧过头,恰与孤剑对视:“你我一别不知过去多少日子,能再相见实属不易。与我共饮一杯,如何?”

孤剑不语。

曦月笑着补充:“我再陪你喝一口茶。”

“可以。”他应道,“不过,你确定这里有酒、有茶?”

“不去找又怎知有无。”曦月活动双臂,肩膀与孤剑相撞,“走吧,去探探这虚幻的绝情谷。”

虽是虚景,却与记忆中的模样分毫不差。在熟悉的场所找到熟悉的酒坛,曦月不禁感叹:“莫非此处也是我们的灵魂之境?”灵魂深处,共有的绝情谷。

不待孤剑应答、也没指望他会回答,曦月拎起酒坛:“来一杯?”

“在这里?”“在这里。”“好。”

斟酒一杯递给孤剑,看他仰起头,一饮而尽。曦月勾起唇角,成了。


真·阴阳同境


曦月醒来时,恰闻鸟儿啼鸣。心念一动,伸手摸索,却寻不到本应躺在榻上的人。

曦月猛地坐起。

昼夜交融,幻境内的景色终于有了分别,随时间变换。

窗棂前,青衣人长发如瀑,水流汩汩。

“你还要睡到何时,不是说,陪我喝茶?”声音冷清,寻不到半分缱绻。

曦月笑了:“这就来。”

穿靴下榻,与孤剑并肩而坐,望着山崖景色,轻啜一口茶,唇齿留香。


玉佩之中,灵魂之境。既是虚幻的绝景,这酒,又是真是幻呢。



—完—


第二天又是针锋相对好劲敌,凭什么自称绝情谷主人,因为他们脸皮厚。

偏偏这时候活动,不敢打tag,等风头过去再说。

评论(20)
热度(142)

© 海晏天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