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良辰美景奈何加班

法医秦明网剧同人,腐向慎入。

cp林涛x秦明。


<<<


“现在的商家就是套路多!你看这个五福,年年都集,你说我就算集齐了又能怎样?是能天上掉馅饼,还是有人给我送钱?根本没用。”

“过年嘛,大家都想讨个好彩头,无非是一种解闷的方式罢了,玩一玩就可以啦,何必认真呢~涛涛,我还差张和谐福,有多余的……送我一张呗?”

李大宝掏出手机,冲着对面的林涛挤挤眼睛。

常年驻扎法医科的刑警队长也挤挤眼睛,掏出手机解锁。大宝探过头,两颗脑袋像是接头一样凑到了一起。

宁静的龙番市法医室爆发出大宝惊天动地的怒吼:“林涛你竟敢骗我!”

专心致志撰写意见的秦科长拧眉,不悦地抬起头看着这两个扰人清静的家伙。林涛唇角扬起大大的弧度,瘫坐在椅子上晃晃手机:“毕竟我是个爱国爱岗的人,一路从家里扫到局里收获了十几个爱国福敬业福,友善福还是小黑送给我的,偏偏和富强挨不上边,我也很无奈啊。诶,我说秦科长,有多余的和谐福送我一张呗?”林涛就着瘫坐的姿势向后仰头,倒着向秦明眨眼,笑得不怀好意。

这不是作死吗!

大宝在心里抽了口气。要知道现在很多单位都处于坐等放假的浑水摸鱼期,偏偏他们信访一件接着一件,更不知能不能踏踏实实休假。虽然秦科长从不见家属,但这一桩桩意见写下来办公室坐得还不如出勘现场,涛涛这时候撞上来不是找死吗。再说了,秦科长那是什么人,大神,男神,佛爷似的要供起来的,怎么会做集五福这种接地气的事呢。这么显而易见的错误,林涛不该犯啊。

一时间她也说不清是对林涛的同情多一些还是幸灾乐祸多一些。

秦明从堆积如山的信访中抬起头,冷淡地瞥了眼林涛,却没有大宝想象中的毒舌,而是默默拿起手机,点击几下放回原位。

林涛黑屏的手机适时亮起,大宝凑了过去,看到林涛果然收到一张和谐福,上面赫然写着“秦明赠”。这位得到秦科长承认的优秀法医在“秦明居然也收集五福”和“他宁愿送给林涛也不送我”之间剧烈冲突,碰撞出思维的火花。

大宝“噌”地从椅子上站起,无视林涛和秦明的侧目,双手击掌,犹如发现新大陆般兴奋:“我明白了,秦明更希望林涛生活和谐!”

秦明笔尖一滞,林涛更是惊呆了。

大宝看向林涛,说不出的诚恳:“涛涛,这可是我们秦科长真挚的祝福,你既然接受了就要心怀感激啊。”

林涛肩膀一颤一颤,边笑边伸出手挣扎着从椅子上坐直了腰:“你放心,我保证不辜负老秦的美好祝福。”说完看了看秦明,秦科长当然没再赏他脸,但大宝总觉得林涛这个眼神意有所指。

“不过没想到我们老秦这样的高冷男神居然也集五福,看来男神也要过年啊。”大宝揶揄道。

秦明抬起头,淡淡扫了眼林涛。接收到秦明的眼神,林涛微微一笑,秀出一口白牙:“那必须是我扫的啊。”

狗粮就是这样猝不及防。

大宝挣扎一番,觉得现在转科室有点太晚,索性自暴自弃:“那啥,老秦林队你们在这儿好好玩,我去刑警队遛一圈。”

林涛挥挥手:“去吧去吧,最好带点好消息回来。”

大宝为难:“我怕……没带来好消息,坏消息倒是来了。”

“哎呦宝哥诶。”林涛痛心疾首,“我说你一小姑娘,说话能不能别这么晦气?”大宝耸耸肩,扭着舞步大步踏出了法医室。

只可惜,他们这行向来好的不灵坏的灵。


“我说林队,你这情人节都搁这儿了,你和你女朋友……还能坚持下去吗?”案情分析会前,刑警队的伙伴们忍不住关心一下队长的恋情。

瘫坐在椅子上等待法医出结果的林涛停下脑内计时的无意义行为,瞥了眼状似关心同事实则八卦的同行们,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吧,我这是工作,没办法,他嘛,也是通情达理的人,自然能理解。”

这得多通情达理啊,怕不是酝酿着和队长分手呢。直觉告诉他们队长的话不能听,龙番市刑警们不由对了个眼神,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沉默。

只有某胆大黑忍不住捅了捅队长:“你上一次电话里可不是这么跟人家沟通的。”

林涛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多久以前的电话了,那是前任。”

怎么不着痕迹又换一个?

办公室众惊呆了。还没来及细问,办公室大门敞开,法医科挂着熊猫眼的大宝开路,秦科长依旧淡定有风范地拿着文件夹,摔到了林队桌子上:“破了,抓人。”

言简意赅,半句废话都没有。

林涛仿佛看到了下班的希望一下子立了起来,抽出鉴定匆匆扫过几眼,半句话不多说点了几人和他出去,死气沉沉的刑警队一下子活了起来。

这样火急火燎的氛围里,唯有大宝一人看得见,林涛临走前拍了拍秦明肩膀,并且手滑进他的西装上衣口袋,很快又抽了出来。

大宝惊呆了。

来不及转开脸,正和秦明四目相对。

素来淡然从容的秦科长居然有一瞬间的窘迫,咳嗽几声后解释:“林涛给了我一块糖。”

这什么糖,给的方式都这么独特。单身大宝不禁一阵牙酸。

“什么糖?”

秦明手伸进口袋,掏出来一看,心形巧克力。

大宝默默退后,在心中暴打自己无知的好奇心,害死猫啊!


秦明坐在办公室双手相扣,静静聆听钟表秒针走动的声音。他已经结束仿佛看不见尽头的信访,由大宝出面和家属交涉,整个办公室只剩他一人。

林涛带队抓捕,至今未归。

那块心形的巧克力被他用手帕托着,放在办公桌上,就在他眼前。情人节之类的他其实不是很热衷,办公室恋情既然瞒得滴水不漏,他也没必要做这些引人怀疑的事。

但他猜不准林涛怎么想。

或许这块巧克力只是林涛恰巧带在身上,又恰巧拿出来给他。但既然赶上了,他也不能没有表示。

秦明轻叹一声,将脸埋入手掌。他其实没想凑节日的热闹,又想起那天大宝打趣林涛,现如今路边摊都开始微信、支付宝结账,林涛居然还是传统的现金。当时林涛回答他就一张工资卡,留着结婚用的。

那张工资卡被林涛绑在他的微信和支付宝上,出门时一次都没让他花过。

“诶,老秦,你这是怎么了?累啦?”大宝正好回来,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没什么。”秦明恢复了一贯的高冷,理了理袖口,“时间不早,你该下班了。明天还要回家过年。”

秦明居然说她该下班了!

大宝简直不敢相信如此体贴下属的话语会从他们家秦科长口中听到,一时兴奋过度又怕秦明反悔,再三确认后拎起包欢呼着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门开了又合,寂静的房间内,秦明独自等待。

不记得等了多久,办公室的门终于被人推开,林涛挟着一身寒气闯入这片宁静,把身体重重摔在秦明面前的椅子上。

“可算是结了!这家伙,早就做好逃跑的准备,我们过去人早就跑了,马不停蹄又开始找啊。幸好上火车前让我们拦住,截下来拷走了。”林涛说够了,看看办公室,又凑向秦明,“哎,大宝呢?”

秦明撩起眼皮瞥他:“明天就是除夕,放她回家和家人过年了。”

林涛闻言笑意愈深,又凑得近了些,手肘捅了捅秦明:“明天就是除夕了,跟我回家过年呗?”他妈妈早就和他发了短信,今年若是不带秦明一起回去,他怕是自己也进不了家门。

秦明盯着手帕上那颗小小的心,抿抿唇:“好。”在林涛惊喜地反应过大前把手帕和里面的巧克力放回口袋里站起身,“不过先回一趟我家。”

惊喜来得太突然,林涛兴奋都来不及,一连串好好好围着现任转,没有半分多余的脑容量来质疑秦明回家做什么。

那间不小却只有一人居住的房子里,一只礼盒静静躺在桌面,由上次被林涛摆了新造型的骷髅守着,等待它的制作者与赠与人一同打开。

那是一套全新的西装,秦明偷偷量了林涛尺寸,早早开始设计裁剪,甚至买了大红色的礼盒盛放。

辞旧迎新的好日子总要添件新衣,也算有个好兆头。

林涛哼着歌打开车门恭迎秦科长入座,脑子却想着后备箱里瞒着秦明偷偷买的狗年贴画,幻想着一进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秦明家贴上会是什么反应,幸福得心里咕噜噜冒着气泡。

故岁今宵尽,新年明日来。有你的日子每一天都是良辰。


—END—

一阵子没码字有点手生,见谅。

评论(8)
热度(118)

© 海晏天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