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秘密关系

法医秦明网剧同人,腐向慎入。

cp林涛x秦明。

可能ooc,存在某种特殊关系(你懂得),注意避雷。


<<<


林涛回到局里已是月上中天。

奔忙一天的队员们拿了自己的东西便匆匆离开,临走前和他们的队长道个别。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一盏灯,一个人。因此也就没人注意,最后关灯的林涛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前往了某个地方。

黝黑的走廊像是张开的巨口等待可以吞食的猎物,自称胆子挺大的林涛抖了抖,脚下的步伐又加快了几分,只是这声音回荡在耳畔更加剧了林涛心底的恐惧。

他几乎是一路跑着冲到了唯一亮着灯的地方。

法医室年轻的科长安静伏案,听到门板被人撞开的巨响堪堪抬头便被一阵旋风向后按倒在椅子上。

凛冽的寒风环抱住秦明,鼻端萦绕着淡淡的硝烟味。习惯办公室温暖环境的身体下意识瑟缩,随即那具火热的躯体更加紧密的靠了过来,有力的臂膀环住他肩头。秦明安心地闭上眼,嘴唇微张主动迎接凯旋的战士。

体温从两人贴合的躯体传递,温暖了战士,也温暖了他的心。

林涛在手不受控制摸上秦明后腰时强行停止了亲密接触,却在瞥到秦科长双耳晕染的一层薄红和晶亮的嘴唇时不受控制,轻轻地咬了他的唇瓣。

随即在被对方冷嘲热讽前拎起秦明早就收拾好的东西,挥手挑眉问话,一气呵成。

他问的是:“回你家吧?”

于是秦明如他所愿不再开口,点点头沉默地跟在林涛身后,关灯落锁。

身后高大可靠的刑警队长在科室灯熄灭的瞬间立即和秦明身体紧密相贴,理由是,“怕你看不见我,担心。”

“呵。”秦科长一甩钥匙丢进口袋,似笑非笑。


林涛对秦明家的一切都再清楚不过,放下东西开关门丢人上床的动作行云流水无比流畅。秦明在车上就对林涛今天的行动进行了无比详尽的审问,确认他虽然经历了一场计划外的枪战却没有受到一丁点伤,面无表情地嗯了一声。

自制的土枪和配枪还是有差别,在心中暗自松口气后,秦明又无比庆幸林涛严谨,带了枪。

于是他现在躺在自己床铺上,摸到的还是熟悉的,平滑的脊背。

林涛被点燃的血液似乎还在沸腾,动作急切地不得了,秦明一下下抚摸他的脊背,希望能稍微起到舒缓的作用,闭着眼任由林涛褪下他的衣物,一件件搭在椅子上。

他几乎不会在这种时候看着林涛,眼睛通常都是闭上的,眼睫毛一颤一颤,像是蝴蝶振翅,引得林涛落下一个个轻吻。

而后那轻柔的触感便会一路向下,力度也越来越大,被他触碰过的皮肤烧起一把火,扯着秦明的心跳一下下加速,和林涛持平。

他努力平复急促的呼吸,紧紧抿唇只发出微弱的喘息,攀住林涛脊背的手却愈发用力,在小麦色的皮肤上留下红色的印痕。

疼痛只会刺激得林涛更加兴奋,激烈地动作让秦明的床铺发出声响,奇异地减少了秦明的羞耻感。

紧绷的躯体颤抖不已,在浪潮中攀上高峰。秦明的体力撑不过林涛,只能沉沉睡去,任由对方处理后续的一切。

把秦明清洗好的身体裹进睡袍塞到被子里,林涛穿上在秦明家的居家服也躺进了被窝。

发热的头脑冷静后他才再度思索,他究竟是怎么和过命的发小走到这一步的。

在工作地点发现秦明时的激动与喜悦,意外发现他喜欢同性时的尴尬,讲义气拍胸脯保证一定为他保守秘密,以及第一次结束后,对着尚且清醒的秦明难得矫情的自己。

“为什么是我?”面对林涛的提问,秦明在惯有的深思熟虑后给出了中肯的回复:“干净。”

感动的林涛第二天就跑去市中心医院做了全套检查,把一整份检查结果塞到了秦科长手里。

林涛不觉得他和秦明一样喜欢同性,但他并不排斥和秦明的关系。

都是男性,憋着对身体不好,彼此都清楚。

他们是战友,过命的交情,发小,一辈子的兄弟。


秦明印象中和林涛的重逢要更早一些,只不过是单方面的,他看见了长大后的林涛,林涛没看见他。

那是入职后林涛自顾自翻秦明履历时才发现的令他捶胸顿足懊恼不已的真相,秦明后来上的其实和林涛是同一家刑警学院。

那天秦明被同学拉去篮球场,他其实不太懂一群男性为什么要去观望同性的篮球比赛,到达地点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后也确实是要扭头就走的。

但就在那一刹那,他发现了球场上那个人的身影。以前的小胖子整个都抽条了,又高又瘦,一身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洋溢着青春的活力,灵活地运球躲闪,投中三分后笑出一口白牙,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秦明沉寂的心脏猛地跳动起来,双眼再移不开。

林涛就像阳光,或者是金子,璀璀生辉,耀眼夺目。

秦明觉得这样的比喻过于庸俗,但他实在想不到更好的措辞。任何语言在这种美好的情感前都是苍白无力的,无法形容出亿万分之美妙。不过秦明也没打算诉之于口,林涛之于他,本身就象征着秦明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过往,但也仅仅是过往。

秦明双眼所及,球场上满是为林涛欢呼加油的人,其中不乏其他学校的女生们。林涛是受欢迎的,他可以有更好的路。秦明静静坐在观众席和同学们一起看完球赛,和他们一同离开,印在视网膜上最后的画面是林涛的队友扑过去和他拥抱,庆祝又一次胜利。

秦明没想到工作后还会再见到林涛,避而不见的计划被彻底搅乱,但他们成为了最好的搭档,秦明心中还是庆幸的。

直到林涛意外发现他的性取向。林涛站在他面前手足无措,那样子反倒像是秦明发现了他的秘密。心中最后一点不安消散,秦明站在他面前,平静地承认:“我确实对同性更有兴趣。”

因为你和我,性别相同。

林涛的反应远远超出他预料。拼命摆手摇头让秦明相信他对秦明不会有任何偏见,更拍胸脯发誓保证为秦明保守秘密。

让秦明诧异的同时也不禁感到好笑。如今能这样牵动他情绪的人或许也只有林涛了。


林涛其实有自觉他有点恃宠而骄。

仗着知道秦明的秘密,仗着和秦明隐秘的关系,肆无忌惮,愈发有恃无恐。

今年局里来了个新人,分到了秦明的法医室,知道这个消息后林涛同情了新人一秒钟,随即严阵以待在心中准备好了考核表,准备从见面的第一秒开始进行评估。

这些年陆陆续续也有许多人来过秦明科室,但都架不住,走了。林涛由衷希望能有个人帮秦明分担,却又控制不住地上升标准,能和秦明共事的必须具备高素质高素养,标准比他找女朋友还高。

李大宝难得符合了各类标准,在秦明的摧残下依旧坚挺,坚定不移地扎根在法医室,成为了林涛以后第二个能和秦科长插科打诨进同一家餐厅吃饭的人。

林涛拉郎配捉弄秦明时能那么心安理得,拼命地作死,或许也是因为知道秦明的秘密,在心中窃喜,并为此洋洋自得。

不过他没想到秦明的“报复”会那么夸张。

生日那天,林涛坐在办公室收到了一份速递,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玫瑰和一盒三层的蛋糕塔,装饰着华丽的花朵,最上面还用粉红色的草莓酱写着“祝你生日快乐”,末了甚至还有一颗心。

林涛第一时间想到了女友,旋即否定了。由于上次出差失联,他女朋友已经一整周没联系过他了。而当他越过办公室重重人群,与站在门口、唇角勾着一抹笑的秦明四目相对时瞬间醒悟,这是秦明的报复。

他为上次的恶作剧付出的代价是成为整个局的围观对象,无数同事起哄,打趣他谁送的礼物。

林涛盯着秦明,忽的笑了,特别不要脸地说:“说不定……是哪个暗恋哥的姑娘呢,对哥倾慕已久,又不好意思表白,只能用这种方法表达下心意。”

秦明的脸色非常精彩。

林涛心底笑得不行,笑容越发灿烂,连周围同事的唏嘘声都能直接无视。

唯有曾经目睹秦明送林涛花的大宝盯着生日花束,调出当日的记忆对比,确认两束花一模一样,连包装纸都没变过,视线在林涛和秦明间打转,露出了悟的笑容。

林涛对上这副笑容,看见大宝无声的口型“祝福你们”,登时僵在了原地,无比心虚。

大宝来了没多久,却偏偏有运气加成,撞破了无数他们的恶作剧,这姑娘的思维逐渐滑向一个诡异的方向,偏偏林涛还开不了口否认。

撞邪了。

迷信的刑侦队长在心里嘀嘀咕咕。

但他必须承认,不知不觉间大宝已经成为他和秦明不可或缺的重要同伴。

他和秦明守在医院,看着往日活泼搞怪的女孩躺在病床上闭着眼,作为根源的秦明也是疲惫不堪。

林涛心里恨极了池子,她用了最能折磨秦明的方式报复他,让他身心俱疲,还牵连了大宝。更让林涛心惊的是,他居然对秦明如此关注大宝萌生出一种不满。

正义的化身严肃检讨,深刻反省,得出的结论令他绝望。

他真的在嫉妒大宝得到了秦明更多的关注,即便是在这样的事件背景下,即便是在这样的场合下。

林涛不敢去想这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他想掏出手机冷静冷静,却在解锁界面的一瞬间想起,因为这一连串的事故他已经一个月没有主动联系过女友,这个怕是又要吹。而在他有女朋友的时候,秦明从不会主动找他,两个人更没有一次“互帮互助”,哪怕是用手解决呢。

一次都没有。

林涛的心情又复杂起来。


李大宝比他们想象中还要结实得多。

见到她康复归来,林涛甩去心底徘徊的复杂情绪,真心实意地尊称一声“宝爷”,生命力真是太顽强了。

局里的人们也被大宝的坚强打动,忙里偷闲的年底聚会比以前劲头都大,轮流布置了会场、订了餐点不说,竟然还强制要求穿正装。

“我能穿制服吗?”每日法医室打卡的林大队长苦着一张脸,对面年轻的秦科长看着他吐出无情的话语:“不能。”

结果第二天,林涛便收到了秦明的礼物。

一整套为他量身定做的西装,不仅有配套的衬衫,秦明甚至细心的附上了领带、袖扣和袜子、皮鞋,真真正正一整套,林涛甚至都不需要动脑思考,直接穿上就没问题了。

若是以往的他大概不会多想,给好兄弟一个热烈的拥抱,夸赞他的贴心。但是现在却有些不一样了。

林涛纠结半天,还是忍不住给最亲近的下属兼同事发了微信征求意见,当然隐去了相关者的名字。

小黑的回复很快到了:“队长,你和女友不是一个月没联系了吗?我看多半要黄,你直接换这个吧,多适合居家过日子啊。”

林涛抛下手机,以头抢地(床)。

由于职业的特殊性,他们的聚会时间绝不是在某个真正特殊的节日,那种日子他们都加班加点保证治安呢,甚至每年能不能真的办起来都不一样。一个全靠运气、完全取决于犯罪分子的聚会。

不过今年为了庆祝大宝平安归来,也为了庆贺秦科长心头重担终于取下,聚会搞得热闹非凡。当然第二个庆祝点纯粹是林涛自己找的理由,局里只为了第一个。

林涛还是穿着休闲服进的局里,一天工作结束,所有队员一致认为他今年聚会一定还是不羁的休闲服气死活动主办方的妹妹们。年会即将开始时,林涛神秘消失,几分钟后盛装出现在聚会大厅的门口。

前所未有的隆重打扮甚至让同事们全体静默一秒,而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喊。熟悉的队员甚至冲上来准备摸一摸林队这一身看起来就非同一般的西装,然后那只手在触碰到衣料前就被林涛抓住,丢回空中。

“这可是你们秦科长手作的,碰坏了赔得起么。”

手被丢回的队员立刻举起双手以示清白,头摇得像是拨浪鼓:“您过,过。”

昨晚被林队选择询问个人问题的某黑不小心知道了什么,一脸惊悚地后退,差一点踩上后勤妹妹的脚,忙不迭道歉。

林涛这句话威慑力太大,偌大的会场硬是为他让出一条道,生怕碰坏了他身上大有来头的衣服,惹秦科长不高兴。

风口浪尖上的秦明站在会场一角,端着杯白开水看着林涛一步步向他走来。很会察言观色的大宝早就一闪身,跑去和平时不常见的女同事们聊天了。

林涛看着秦明站在灯光下,平滑的侧脸像是诱人的苹果,惹得他想要咬上一口。

当然他还是按捺住了,这个场合可不怎么合适。

他整个人都像是被一潭冷水浸泡过,这几天焦躁不安的头脑和心底一下子冷静,瞬间想通了前因后果。

同性又怎样,秦明都能忍受和他亲密,还能嫌弃他不能共处一室?

聚会的间隙他就给女友发了个表情,绅士地把说分手的机会让给了她。聚会结束后,林涛瞬间回归单身。

他和秦明一起回到法医科,进到里间换衣服,出来后趁着大宝没在,双手一撑,把秦明咚在了椅子和办公桌间。秦明双手交叠,头搁在手上,睁着那双眼睛无辜地看着他。林涛差点把持不住吻上去。

他在心底默念“冷静冷静坚持坚持”,维持着霸气的表象邪魅一笑:“我刚和女朋友分手了,现在是单身。老秦,既然你喜欢同性,你看我怎么样,符合你的征婚条件不?”

秦明定定看着他,像是想看破这是不是又一个恶作剧。

林涛刚想说点什么表决心,背后就传来一声“咚”。这是有人脚踢在了桌腿上。

林涛扭过头,秦明从他臂弯间看过去,正见到大宝眼睛望着天花板,双手来回摆动:“我什么都没听见,我就是拿个东西,马上就走。”说完手脚麻利地拎了包就走,门板合上的刹那林涛仿佛看到大宝龇牙咧嘴单脚跳,看来那个踢了桌腿的就是她。

林涛转回来,看着秦明只感觉营造的气氛都没了。但他还得解释点什么,又想不到该说什么,索性横了一条心:“老秦,我想明白了,我对你好像有点意思,反正比对女朋友多。”

秦明依然没有回话。

林涛心底一凉,仿佛被判了死刑。脑子转向了一个十分危险的方向,琢磨着要不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秦明压这儿做到他同意、反正大宝已经走了,法医室除了他没人往这儿跑。

秦明却先一步开了口:“今晚,要来我家吗?”

把林涛打了个措手不及。

林涛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嘴比脑子快:“好啊。”


开始放飞


后半夜,难得清醒的秦明被林涛裹进睡袍,塞进换过的干净被子里,等着林涛躺进来关灯入睡。

勤劳肯干的林队长躺进被窝,关上灯顺手把秦明抱进怀里,头抵在秦明颈窝,突然矫情起来,手指戳了戳秦明,问他:“哎老秦,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黑暗中秦明瞥了他一眼,回答:“比你喜欢我早。”

那时他以为林涛只属于美好的过去,没想到那个人拽着他一同冲进了美好的未来。


—END—


放飞性质的突发脑洞,手下留情。

工作比较忙,不怎么一一回复,借此机会感谢所有看完文的人、留下评论的人,谢谢你们不嫌弃。

以及我觉得这个工作性质是不会有任何聚会机会的,不过为了剧情,给他们一次放松的机会(x)

评论(15)
热度(144)

© 海晏天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