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秦科长的择偶标准

法医秦明网剧同人,腐向

cp林涛x秦明


<<<


秦明,龙番市法医科——乃至全警局当之无愧的男神。

这样一位优秀的美男子竟然至今单身,对此,警局中人纷纷表示,必须是秦科长眼高于顶,至今没遇到符合他择偶标准的对象。

而对于秦科长的择偶标准,最亲近之人亦有看法。

“长头发”“特温柔”“大长腿”“还不还嘴”。

至于秦科长心中如何想……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


“老秦,你要是个姑娘绝对倾国倾城。”

秦明擦拭头发的动作一顿,不可自制地回眸,冰冷的眼神解剖刀般锐利。

可惜林大队长毫不畏惧。

半倚在沙发,林涛双眼仔细凝视沐浴后的秦明。柔软的黑发没有发胶固定,柔顺的垂下遮住白皙颈项,松垮的睡袍却能勾勒出曼妙腰线,更裹不住那两条笔直的长腿……

林涛幻想秦明长发披肩,墨黑的发与冰冷眼神相得益彰,更加凸显秦明“冷美人”的特质……

秦明神色更冷。这么多年相处,他早已能轻易分辨林涛看似一本正经实则是在发呆,神游天外更是不知在想些什么。结合前一句话,怎么想都不会是好事。

秦科长走过去,拍拍林涛脑袋:“去洗澡。”至少别再盯着他看。

回过神的林涛终于意识到他前一句话有多不对劲,万一老秦误会他还是喜欢妹子怎么办啊!

英明神武的刑警队长迅速补救:“老秦,只要是你,无论男女我都喜欢!”美女嘛,当初追小姑娘时他就见过不少了,不是照样被老秦掰弯。妹子是用来欣赏的,老秦才是居家型。

秦明忍无可忍:“去洗澡!”林涛这句话几乎坐实了那家伙发呆全是在脑补他变成姑娘的样子,秦明几乎能感到解剖刀正在召唤他。

逗秦明经验丰富的林涛终于收手,顺手关了无声电视,拿着秦明备好的衣物洗澡去。


刚舒口气,一扭头,秦明便对上他家的骨骼模型。

沉默着放好手中毛巾,秦明退后三步,一脸严肃跟随骨骼模型摆姿势。

那是一个十分怪异的姿势,秦明皱眉研究许久才终于摆出相类似的,肢体似乎扭曲到了极限,但他仍困惑不已。这只骷髅到底在做什么?

或者说,林涛究竟想要这只骷髅做什么?

维持这一姿势稍作扭动,秦明悟了。这只骷髅,大概是在跳舞。

如果是真的骷髅,死者生前大约是在迪厅舞池烧死的。

不,如果是烧死,不该是维持这一姿势,应该更加蜷缩……等等,这是骷髅,已经和常规尸体不同了,那么……


林涛出浴后,见到的便是秦明穿着浴袍,和骨骼模型以同样姿势面对面甚至摇摆身体舞动。虽然秦科长那不是跳舞,只是扭来扭去而已。

但对林涛,冲击力已足够强大。

若是换作龙番警局随便一人,怕是会被这幅画面冲击呆傻。

当然,被秦科长灭口的可能性更大。

从冲击中回过神的林涛干咳一声,无比诚恳地问:“宝宝,你在干嘛?”

秦明身体僵硬,恢复平日站姿,冷漠道:“这应该问你。”

因为他改动了骨骼模型,模型在干吗,秦明就在干吗?林涛想,他家宝宝真是太可爱了。

虽然模型的头颅骨看上去像是在笑,秦明仍决心为他的模型抱不平:“林涛,你不想解释什么吗?”

秦明实在不解林涛为什么会有给骨骼模型摆姿势的怪异爱好,这让他想起上次为大宝量体裁衣时的对话。

“老秦,这幅模型发生了什么?”李大宝指着一手捂嘴、状似惊讶又像是打呵欠的骨骼模型问。

那时的秦明只回了她一句话:“一个林涛。”

他家的骨骼模型距离“正常”,永远只差一个林涛。

面对秦明的质问,林涛的回应十分干脆:“老秦,该睡觉了啊。”


直至躺在床上,林涛仍没有正面作答。秦明侧身去看,林涛刚为他吹完头,正坐在床沿吹他自己的。若不是林涛留宿,秦明从不动用吹风机。男性头发很短,只要有些时间,很快就能干,不像女孩子那样费心思。

秦明想起大宝,在心中默默更正,是不必像大多数女性那样费心打理。

林涛的发和他不同。在没有发胶固定时,秦明的发大多柔软服帖,顺着额头耳后垂下,令他看上去分外温柔——这是林涛说的。而林涛的更像是男性的——至少秦明认为这样很有男子气概——发质略硬,摸上去手感并不算好,但秦明喜欢。尤其刚洗完吹干后蓬松的发顶,摸上去非常舒服。

林涛有些无语。他只是吹完头放个吹风机的工夫,秦明就从床上坐起摸他头,这是中邪了?

顺势抱住秦明,林涛亲吻秦明额发。他喜欢工作中的秦明,更喜欢此时的秦明。更加真实也更加鲜活,亦更加贴近他记忆中的小秦明。

长臂一伸按掉床头灯,林涛抱着秦明躺好,忽视怀中人试图挣脱皱起的眉。他们能有的安逸时刻并不多,此时此刻,林涛只想和秦明好好休息。

“晚安,秦明。”

“……晚安,林涛。”


+


“我把人交给你了,千万要问出话来!”林涛一脸郑重,把尸袋送进解剖室。

秦明沉默不语,大宝担忧的替师父发问:“涛涛,你脑子傻了?”人都死了,怎么能叫问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审讯犯人呢。

林涛愁眉苦脸:“这次的犯罪现场条件太差了……一点有用信息没有,待会儿还要和痕检科的兄弟再跑趟现场,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如果你们这边也没有进展,我们就真不知道上哪儿抓人了。”

“你快闭嘴吧,当心乌鸦嘴。”大宝没好气看了眼林涛,和秦明对视一眼,率先进了解剖室。

留下的秦科长用脚尖轻踢林涛、堂堂刑警队长,蹲在法医室门口像什么样子。直到林涛站起,秦明才冷淡开口:“没线索你留下也没用,这次的尸体大概要花些时间,与其在这妨碍我们不如去睡一觉,有结果通知你。”转身步入解剖室。

确认林涛离开,目睹全过程的李大宝耸肩:“不就是想让涛涛多睡会儿。”干吗这么别扭。

秦明戴上口罩,冷静道:“我突然觉得你的呼吸声很重。”

大宝退后:“我什么都没说!”能让秦科长这么关心,林涛你就算被赶走也值了!

至少没被嫌呼吸声重。


尸检结束,天色已然暗沉。

大宝将结果告知其它部门,回来告诉他,林涛在办公室睡着了。秦明点点头,示意大宝稍作休息。案情的讨论会在几个小时后,他们还有时间休息。

大宝趴在办公桌,没过多久呼吸便平稳下来。她睡着了。秦明将台灯调暗,继续汇总他们的发现,之后要在讨论会一一说明。

静谧夜幕被闪电划开,秦明下意识瑟缩。他以为这件事已经过去,长期以来造成的影响却无法彻底抹消。他仍然恐惧雨天。

发散的思维聚拢,秦明刻意引导意识专注于手头工作,努力忽视身后窗外细微的雨声。

忽然门被推开,意想不到的人走了进来。

“林涛?”秦明有些诧异。就算刑警队有进展也应该在讨论会说明,现在来找他……

似是没看到秦明脸上显而易见的惊讶,林涛将自己甩进秦明桌前的扶椅,摆了摆手:“你还在工作啊……加油,我先去会周公了。”说完,眼一闭,即刻陷入睡梦。

他似乎只是为换个地方。

窗外雨声忽然寂静下来。林涛就在这里,他一抬头便能看到,如同坐在他家看电视,写字的秦明一抬眼,便能看到林涛背影。

无论他在哪儿,林涛总是在的。

永远不会离开他。

秦明突然安了心。


+


又到了量身体数据的日子。

林涛其实挺不理解,他已经有一件秦明做的西装了,为什么还要做。更不能理解,明明测量过许多次,为什么还要重新量。不是说二十多岁身高就固定了,难道秦明觉得他还能长高?

第一个问题,秦明的回答是,“你总不能每次出席正式场合都穿同一件西装,这次还可以多做件衬衫”,第二个问题则是,“或许你收缩了”。

怎么说……真是不讨喜的答案。林涛叹气。

疑问归疑问,林涛其实还挺享受秦明为他测量的时刻。

秦明手拿软尺,蹲下起立为他测量。测肩宽时,温热的吐息洒在他颈项,心悸不已;量腰围时,不愿正面“投怀送抱”,从背后圈住他腰,隔着薄薄衣料,林涛几乎能听到秦明心跳;测腿长时最是难熬,一低头,衣料下白皙皮肤若隐若现,稍有恍惚,便会在心中勾勒那具未着寸缕的躯体,工作繁重,血气方刚也不是他们不节制的理由,在秦明面前,林涛还是很愿意做位绅士,体贴男友,于是他只好竭力稳住心神,仔细品尝秦明伏在他脚下的“主人”时刻。

这种完全掌控秦明的感觉令人欲罢不能。


“诶,老秦,我缩水了吗?”见秦明量完起身,林涛定定神,故意打趣道。

秦明高贵冷艳:“忘了你上次多高。”提笔记录后又补充,“你腿挺长,和大宝比。”林涛被逗乐了:“你可别和宝爷说,下次她再拿手术刀剖了我。”虽然大宝不是秦明,没有切东西的爱好,法医啊,还是秦科长手下的法医,万一受影响变态了呢。

还是小心谨慎为上。


秦明绝不会告诉林涛,他只是喜爱这一亲近林涛的机会罢了。

他喜爱这男人宽阔的肩膀,像过去曾有过的许多次,揽住他,温柔地抚摸脊背,安抚他失控的情绪;喜爱林涛厚实的脊背,看似随意,挺直时却有不容抗拒的威严,经常锻炼的身体拥抱起来极有安全感,和被林涛拥抱时相似却又不同的安心;喜爱那双长腿,这样的基础条件为林涛追击罪犯提供最有利的支持,完成一次次任务。

嗯,林涛买衣服肯定不是童装。


+


秦明性格不是很好。这点,他有所自觉,却不认为无法忍受。

与大多数人相比,他只是更为直接,以更简单凝练的语言切中要害,舍弃浪费时间的饶舌而已。至少秦明这样认为。

这是一种很有效率的说话方式,他并不认为哪里不好。

只是许多人似乎对他有些误会。

“我这个性格,是不是很容易得罪人?”他曾认真询问林涛。

对方嬉皮笑脸,却说他的破案速度,大大小小得罪了上百号人。

林涛是笑着说的,秦明听罢,也不禁笑起来。


他记不清何时认识的林涛,只记得那年他们年纪尚幼,矮矮小小一个胖子站在他面前,笑起来露出满口白牙:“我叫林涛。”

他是怎么回答的呢,似是也笑了,模仿林涛道:“我叫秦明。”

那时的他和天下千万孩子没什么不同,一样的年幼,一样的天真,似乎比现在更爱笑,更活泼。

那时他和林涛关系很好。

后来,大雨将他的人生分为两截,幸福美满的前半生,晦暗单调的未来不知延至何方。直到那个人硬生生挤回他的生命,将过去的幸福带了回来。

长时间的沉默让他几乎忘记怎样说话,语言简单直接却也容易伤人,无数人为之却步。唯有林涛毫不在意。无论怎样的冷言冷语,都没能熄灭林涛接近他的热情。

童年的友谊被林涛延续至今,发展成不一样的独一无二。

平日里笑闹打趣,情绪不稳时,林涛总能第一个发现,不回击他的失控,默默抚平他的伤口。


如果不在某些时刻用擒拿术压制他就更好了。


+


若是定要总结,秦科长的择偶标准只有一个,他是林涛。


—END—

评论(20)
热度(509)

© 海晏天青 | Powered by LOFTER